河南漯河郾城法院打太极拖延执行案

2022-07-01 08:52:10 来源:今日说三农
      我是河南花之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后简称花之园餐饮)的股东梅建学,受公司委托我联系代理公司申请执行漯河市合盈清真食品有限公司、赵合盈、赵浩、赵亚平和河南鼎原新天地置业有限公司五家借款合同一案(后简称五债务人)。原本以为简单的事跑了一年多打上千次电话,上百次往返舞阳漯河间,话说尽,腿跑细,邮寄材料,历尽艰辛。这还不算,最让人受不了的是经办人高超的太极手段,我们被愚弄玩于鼓掌之间,身心具疲,对生活失去信心。

河南漯河郾城法院打太极拖延执行案 

      2020年11月份,花之园餐饮合法途径通过中国长城资产公司河南分公司,获得工行漯河分行的债权,也就是上述五债务人的欠款本金和利息、罚息、复利等所有受益。

      历尽千辛万苦和惊吓,于去年底花之园餐饮总算把五债务人的抵押物过户到我公司名下。这些不够抵债,以为剩余数额不大就好办了,没想到郾城法院经办人执行局副局长张营祥和经办人张宏伟一而再再而三找理由,从周一周二,再到周四周五,再到下周,下周......太极玩得很老练,我们跑得晕头转向,至今没有准确的欠款数额。

      本来我们获得的债权明明写着是“全部权益”,我们向张宏伟要求下达裁定确认五债务人的债务,便于下一步执行。张宏伟却告诉我们说,花之园餐饮只能从受让债权那天起才能计算利息、罚息、复利,之前的这些收益还是原债主的。我和律师手持转让合同和债权清单多次与张营祥、张宏伟沟通,说是“全部权益”,意思就是包括一切权益。跑得多了,张宏伟后来才说你们让工行出个“债权转让详细说明”,进一步说明一下出让的债权全部内容,之后就能出裁定。
 

       当初债权出让写得清清楚楚,却又让出具说明,这不多此一举难为人吗?没办法我们就找到工行说明情况,工行经办人也是一头雾水,“转让债权谁不是一次转让完,还会留个尾巴?”最终工行还是出具了情况说明。(如图)

河南漯河郾城法院打太极拖延执行案

 

      等到工行的情况说明拿到,本以为郾城法院可以下达裁定了,张宏伟又说中国长城资产公司河南分公司也要出具相同的情况说明。当时郑州正在闹疫情,进出郑州都很难,我们请求别再难为我们了。张营祥、张宏伟二人相互推诿,张宏伟还保证如果开来长城公司的情况说明就马上下裁定,还说债务人也催快出裁定。(如图)

 

河南漯河郾城法院打太极拖延执行案
      没办法我们不得已冒很大风险到郑州求助长城公司。长城公司经办人说,他们从未遇见类似情况。

      更气人的是,我们把长城公司愿意给出具情况说明的消息无意流露给张宏伟,还没等到拿到手,这边郾城法院也不要情况说明,直接就下达了“履行通知书”时间是2022年5月20日(应该下达裁定,不应是通知书)。

      这不是折腾我们吗?

      折腾就折腾吧,没办法,只要公平办事。等我们详细看完这份“履行通知书”傻眼了,漏掉了利息、罚息、复息、延迟履行金等,把我们的应该得到的权益给算没了,二者相差甚远,还不够一半。而罚息、复息都是法律针对不讲诚信人的惩罚措施,在这里却被忽视了。

      我们只有再次提出执行异议,并把应该详尽的计算方法一并递交。
 

      在我们不断催促下,6月10日郾城法院再次下达“通知书”,这次还是没有支持花之园餐饮的权益,依据的是《最高法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资产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会议纪要》(后简称《纪要》)。

 

      而郾城法院这个理由也完全占不住脚。当初《纪要》出台有一定的背景和条件,是为保护国有资产不受损失而出台,针对转让方为国有资产;并且是一、二审审理期间;转让时间为1999年至2000年和2004年至2005年。不管是转让主题还是转让时间,都不符合《纪要》条件。

      我们只要求依法依规维护债权人利益,出具裁定,至于今后债务人偿还问题不是不可以谈。

      我们相信法院,也相信法律,这起案件个别经办人所作所为真让人不理解。人为设置障碍,故意拖延,滥用职权,给债权人带来诉讼负担,甚至说是玷污法律。殊不知,债务拖得越久利息就越多,这样做是害了双方。

      请求有关部门针对郾城区法院个别人所做所为给予严惩,维护法律尊严,严惩腐败分子永远在路上。

扫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