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宜昌如此判案 司法公正受质疑

2021-10-18 17:36:12 来源:

湖北省宜昌市点军区政府委托湖北宇星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宇星置业”)代建公务员团购小区——江南星城,本是一项“民心项目”却变成了“民怨工程”。 公务员团购小区承建与销售是政府行为是还是市场行为?经过六年的拉锯诉讼还在持续,让政府“颜面无存”,也让承建商“债台高筑”,一场都输不起的官司让政府提倡的“亲清政商关系”在湖北宜昌荡然无存。

(江南星城规划全景图)

  点军区公务员团购小区现已成为公务员唯利是图的“腐败地”,也是企业苦苦挣扎求生存的“伤心地”。宜昌市点军区政府与宇星置业还就委托开发框架协议与补充协议是否构成“行政违法”?还在拉锯诉讼时,可几百名团购房公务员起诉宇星置业交房办证诉讼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胜诉执行的达近百起。

据了解,仅点军区法院法官购买团购房达27人,该院仅有法官才40多人,比例高达70%以上。宜昌两级法院超越判决执行;管辖权异议提起被驳回;有诉不审,无诉乱审现象,其司法公正倍受质疑。

唯利是图法院竟然超越判决执行

问题始于2013年,宇星置业受政府委托代建公务员团购小区,并成立“宜昌市点军区西边冲商品房项目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点军区领导小组)”。按约定,有购房资格的点军区干部职工按点军区领导小组指令缴纳了10万元左右的购房定金,事后购买者与点军区领导小组和宇星置业签订“认购房屋协议”与“商品房买卖合同”。

 由于宇星置业被迫超过正常市场价拿地,未料拿地后,区政府没有履行约定的付款等承诺,为此,宇星置业替区政府垫付了4个亿,如企业交出“团购房”,还要再倒赔上两个亿,基于此,宇星置业坚决不交房。一场企业诉讼区政府“行政违法”,缴纳购房定金的公务员诉讼宇星置业“违约”的系列诉讼在湖北三级法院拉锯展开。

“认购房屋协议”与“商品房买卖合同”是在点军区政府与宇星置业签订的委托代建定向开发干部团购房框架协议与补充协议的基础上签订的合同,二者不可分割、整体统一,属于“合同联立”。

据了解,迄今,宇星置业遭遇多起团购房讨房诉讼。部分案件已经二审宣判并进入执行阶段。然而奇葩的是,一些没签订合同、只有点军区政府出具的选房确认书的人,最后也都胜诉了。

宜昌中院民一庭庭长陈继雄,欠购房款31万元,按合同法规定,陈继雄未能履行合同义务,一审诉讼法院竟然也判他赢了,宇星置业上诉后发回重审开庭后长达一年半至今不判。

如点军区法院院长肖中年、副院长郑茜、区政协副主席石端才、区政协副主席邓玉兰、区政法委副书记刘华英、区司法局副局长唐榜斌等通过强制执行抢夺获取房屋。

  点军区原副区长、现任点军区人大副主任陈学仿,只支付政府集资款,一审诉讼竟然也赢了;还有点军区组织部副部长王燕妮也没签买卖合同,一审诉讼竟然也赢了。众所周知房屋买卖,主要由房屋买卖会同约束,试问,法院判决的证据与法律条款是什么?

从多起公务员诉讼宇星置业执行案件中,存在严重的超判执行问题,即在向申请人支付相关费用外,又被强制执行交付了房屋和车位。据了解,在宜昌法院系统高层领导指令下,点军区法院进入执行阶段的几十起案件中竟有25户出现了相同的超判执行争议。

如原告陈丽卉诉讼宇星置业中,法院只判决支付预付房款违约金,然而,法院在执行时,直接要求交付房屋,超出了生效判决确定的被执行人应当履行的给付内容,该项执行行为没有生效判决作为依据,属于违法执行。

  为此,宇星置业向宜昌市点军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执行异议申请书》,法院裁定驳回宇星置业的异议请求。宇星置业又向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执行异议复议申请书》。仍然驳回申请,维持原裁定。

据了解,尽管执行异议申请被驳回,但是生效的其余百余起判决执行目前没有后续进展。是错误判决还是良心发现?外人一看便明白。

地方保护 管辖权异议被驳回

由于江南星城公务员团购房牵涉到当地法院,尤其是点军区法院为保护大量公务人员的自身利益,为寻求司法公正,宇星置业向相关部门提出:宜昌市两级法院是利益相关方,应该避嫌,将案件移交到湖北省内其他地方法院审理。

  据相关报道显示:950户团购房业主涵盖点军区区委、区政府、商务局、人社局、财政局、招商局、农林水局、法院等大部分主要党政机关、部门,以及所辖乡镇、街道办事处等。知情人透露,其中各级领导就过半数。

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购买江南星城公务员团购房的人中,点军区法院登记的在职公务员有40多人,包括院长、副院长3人,法官3人;点军区检察院在职公务员十几人;宜昌市法院民事一庭某庭长也在内。如点军区法院人民审判长杨忠山就购买了一套三期的江南星城团购房。

案件审理怎能公正?其结局可以想象。

2021年5月20日,宇星置业向葛洲坝人民法院递交了管辖权异议申请书,要求将房屋买卖纠纷案移交至宜昌以外地区法院审理。在被葛洲坝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后,宇星置业向其上级宜昌市中院提交了管辖权异议的民事上诉状。

而宜昌中院不经裁定,直接通知葛洲坝人民法院将所属案件卷宗领回,并要求其继续审理,且给该院出具了退卷通知书,退回相关费用,理由是管辖异议没有法律依据。

据宇星置业办公室主任刘毅介绍:在省高院立案庭2号窗口咨询时,高院工作人员回复:该案必须由上级法院给予管辖权异议案的二审明确裁判前所以案件审理应该中止,等待宜昌中院的二审裁判管辖权异议案结果。

奇异的是,宇星置业提交了管辖权异议的民事上诉状。宜昌市中院却不予裁定,是严重的程序违法。葛洲坝法院不顾宇星置业抗议,执意强行开庭审理干部团购房买卖纠纷案,非法剥夺宇星置业的管辖异议权及上诉权,造成案件审理一错再错,人民法院成为点军区公务员购房者法院。

司法乱象 有诉不审,无诉乱审

在点军区,团购房官员利用自己的职权干扰司法,强制执行获取房屋,法律的天平偏向权势的一方。还有原告在诉讼请求中没有诉请违约利息,法院居然在的判决书中判定宇星置业支付原告违约利息,这种现象就是典型的有诉不审,无诉乱审的司法乱象。

点军区政府副区长陈学仿,在未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未交清剩余房款38.6万元的情况下,宜昌葛洲坝法院竟然判决宇星置业败诉,判令宇星置业交付房屋。为此,宇星置业不服向葛洲坝法院提起反诉,请求解除“合同”,还请求将点军区领导小组列为第三方,实质上陈学仿与宇星置业和点军区领导小组签订的是《江南星城团购买方选房确认书》,葛洲坝法院审理时,未能将点军区领导小组列为第三方,判决解除《确认书》并承担利息。

   相关法律专家认为:《确认书》由三方签订,法院应该将第三方点军区领导小组列入,而未能列入,属有诉不审;原告与反诉都没有提起利息之诉。法院竟然判令支付利息,属无诉乱审。

宇星置业反映:有诉不审,无诉乱审的司法乱象在江南星城团购房诉讼案例中不只是个案。

宜昌法院司法乱象严重,破坏当地营商环境及司法环境。当前党中央三令五申强调全面强调推进依法治国从严治党,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优化营商环境,人民法院责无旁贷。宜昌市两级人民法院却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作谋取利益的“筹码”,既损害法律权威、影响司法公信力,又损害亲清政商关系、破坏司法环境。

 

扫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