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以来首个直属海关原关长落马 中纪委披露海关领域腐败特点

2020-12-03 13:11:07 来源:浙江日报
十八大以来首个直属海关原关长落马 中纪委披露海关领域腐败特点

日前,汕头海关原党组书记、关长李小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首个落马的直属海关原关长,也是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与地方纪委监委联合查办的第三位厅局级干部。此前,乌鲁木齐海关二级巡视员赛铁尔汗,汕头海关党委委员、副关长欧阳晨相继被查,派驻机构改革后的反腐震慑正不断加大。

三人的落马反映出海关领域腐败的哪些特点?案件查办过程中,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如何与地方纪委监委协作配合?垂管体制下如何加强权力监督?

“效率寻租”是海关领域腐败的一个显著特点

地处新疆西北部的霍尔果斯口岸是中国西部历史最长、综合运量最大的国家一类陆路公路口岸。2000年11月至2016年11月,赛铁尔汗在霍尔果斯、阿勒泰、伊犁、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进出口检验检疫、工程项目招投标、干部职务晋升、岗位调动等方面,为16名私营企业主和伊犁、霍尔果斯出入境检验检疫局4名干部提供帮助,先后索取、收受上述人员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00余万元。

据办案人员介绍,1000余万元的受贿款中,有近一半都来自霍尔果斯某国际货运代理公司、某国际贸易公司实际控制人袁某。

2011年至2014年,袁某和赛铁尔汗合作“垄断”都拉塔口岸,该口岸进出口企业的报检业务几乎都由袁某的代理公司完成。只要是袁某代理的进出口商品,赛铁尔汗都会命令快速查验放行。

“对于进出口企业来说,通关速度和企业利润紧密挂钩,越快通关,越能在市场上抢占先机。因此‘效率寻租’,即通过向执法人员行贿谋求快速通关,是海关领域腐败的一个显著特点。这在欧阳晨的案子中同样表现突出。”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副组长张志学告诉记者。

除了“效率寻租”外,利用自己在检验检疫等领域的执法裁量权,以借为名向监管对象索贿也是赛铁尔汗等人腐败的主要方式。

根据我国出入境政策规定,从境外进口的皮张、羊毛要先进行定点加工,符合检疫要求后才能通关。于是,一些定点加工厂的老板向赛铁尔汗行贿,以便能获得检疫的优先权。与此同时,在收受羊毛进口企业老板的贿赂后,赛铁尔汗让检疫人员只挑选质量优、观感好的产品查验,通过选择性执法帮助企业顺利通关。

“受贿时间长、腐败问题严重、作案手段隐蔽是赛铁尔汗、李小敏和欧阳晨三人案件中呈现的共同特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海关外部执法环境复杂,围猎与甘于被围猎交织,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张志学说。

“贴着海关发财”手段日益隐蔽 基层窝案串案多发

海关业务有着明显的链条特征,从申报、查验到征税、放行等各个环节都存在寻租空间。一些基层单位的工作人员,职级虽不高,手中掌握的权力却不小,特别是有较大自由裁量权的监管查验、缉私稽查等环节,一直是腐败问题的高发区。

除了传统执法领域外,随着近两年跨境电商、国际快件的迅猛发展,新型业态中的风险也在不断聚集,不少海关关员和各类海淘、代购相互勾连,利用监管漏洞走私带货的腐败案件时有发生。

从近年来查处海关系统违纪违法案件来看,相当数量的腐败问题背后存在着大量“海外兵团”,即曾在海关工作,离职、退休、辞职后从事进出口业务或中介服务的人员,利用自己原来在海关的人脉充当掮客,通过吃喝宴请、送红包等方式发动人情攻势,为不法企业和海关关员搭建利益输送的通道。

2016年,中央第七巡视组在向海关总署党组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曾明确指出,“少数领导干部以权谋私,顶风违纪。有的纵容或默许亲属、特定关系人利用职务影响‘贴着海关发财’”。随后,海关总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专项整治,“贴着海关发财”的现象得到明显遏制。但高压态势之下,仍有小部分人不收敛,且手段更加隐蔽。

“具体表现为,由以自己的名义经商办企业变为以他人名义;由原来的配偶子女经营进出口业务变为同学朋友战友等特定关系人;由‘现权’变为‘期权’,即在职的时候为特定关系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退休离职后再变现。”张志学说。

海关领域的腐败问题易发多发、花样手段不断翻新,一方面和行业特点有关,一方面也暴露出监督存在短板。海关属于垂直管理单位,点多、线长、面广,“上级监督远、同级监督难”的问题一直存在。

去年1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印发指导意见,对纪检监察机关(机构)在监督检查审查调查工作中开展协作配合相关事宜作出规定,为破解这一难题提供了思路。按照意见要求,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探索开展“海关系统纪检机构纪律监督和监察监督一体贯通”试点,部署海关系统各单位结合“省情、市情、关情”,因地制宜推进建立“组对省”“关对省”“关对市”方面的协作配合机制。赛铁尔汗、欧阳晨和李小敏案件的查办均得益于此。

协作办案增强震慑 面对面监督传导压力

近日,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同广东省纪委监委、深圳市纪委监委就李小敏案开展面对面专题会商。从问题线索移交开始,这样的正式会商已进行四次。

据了解,关于李小敏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系广东省地方纪委监委(原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在查办其他案件时发现,考虑到当地更熟悉案情且更具备使用监察措施的条件,驻总署纪检监察组根据“组地关”协调机制,将李小敏线索移交给广东省纪委监委查办,该纪检监察组协作配合。因李小敏的违纪违法事实主要发生在深圳,广东省纪委监委将该案指定给深圳市纪委监委承办。

具体工作中采用联合办案的方式,经初核后驻总署纪检监察组予以党纪立案,重点对有关违纪问题进行审查;深圳市纪委监委予以监察立案,侧重对违法犯罪问题进行调查。此外,该纪检监察组及时协调海关系统相关单位和部门,提供与李小敏来往密切的企业、人员情况,协助配合开展谈话询问、调查取证工作。

“地方纪委监委在谈话、留置等方面具有优势,我们可以利用熟悉业务的优势及时提供‘活情况’,双方互相配合、共同形成合力。”目前,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和直属海关已与29个省级、14个市级纪委监委签订协作配合办法,协作配合机制基本实现全覆盖,已向地方纪委监委妥善移送海关工作人员涉嫌职务违法犯罪问题线索27件,在线索处置、案件办理中提请地方纪委监委协助的事项达到57件次。

“协作机制的建立规范了问题线索移送程序,促进纪法有效贯通,解决了海关公职人员涉嫌职务违法犯罪案件向地方纪委监委移交不畅的问题,有利于在海关系统内实现不敢腐的震慑。”张志学说。

与此同时,如何将监督压力传导到基层和口岸一线,破除责任落实“上热中温下冷”的局面,也是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的着力方向。

前段时间,驻海关总署纪检监察组召开派驻机构改革后首次全国海关411个派驻纪检组全覆盖视频会议,“面对面”指导最基层海关纪检机构补齐监督短板、提升监督效能。此外,还通过面对面听取总署机关部门领导班子、直属海关党委和纪检组党风廉政建设情况汇报传导监督压力。今年以来,已听取了25个司局和直属企事业单位及17家直属海关党委领导班子汇报。

“‘三个面对面’是我们为推动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压力传导至基层海关和口岸一线,破除‘中梗阻’的一次创新尝试。”张志学表示,通过有针对性分类督导,促进总署、带动系统、强化基层,推动不同层面海关单位联动尽责,进一步夯实垂管体制下有力掌控基层的监督体系,补齐海关基层治理的短板。

扫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